中新网北京1月10日电 (记者 应妮)“我是自然文学作家,但我现在很愿意别人说我是儿童文学作家。因为我发现不少成年人没有阅读的习惯,那我就从影响孩子开始吧,让孩子多读书。”自然文学作家、“黑鹤动物漫画”的作者格日勒其木格·黑鹤的一席话逗得全场哄堂大笑。

在9日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黑鹤动物漫画”新书分享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神秘岛品牌专区举行。这是黑鹤的第一套漫画版动物题材作品,也是他在自然文学方面新的尝试。

黑鹤的首套漫画版动物题材作品包括《驯鹿之国》《鬼狗》《叼狼》《狼谷的孩子》《天鹅牧场》《美丽世界的孤儿》。该丛书对黑鹤原有的畅销的动物小说进行改编,配以生动形象的漫画。(完)

黑鹤的小说画面感十足,读他的文字仿佛看到了他描述的一幅幅细腻动人的画卷:毛色闪亮如浸过蜂蜜的银子一般的狗崽;沐浴在月光下的狼前爪搭在老人的胸前;听到盐袋摇动的声音轻快跑来的驯鹿,鹿角上还挂着半个蜘蛛网……

驻港公署指出,2月18至21日,驻港公署副特派员宋如安率驻港公署三人工作组紧急奔赴日本东京和横滨,驰援“钻石公主号”邮轮香港同胞接返行动。工作组抵日当晚直接从机场前往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拜会中国驻日本大使孔铉佑,连夜与特区政府保安局和入境事务处工作组召开协调会,全力协调推进落实各项工作。在中央政府统筹下,驻港公署工作组与中国驻日本大使馆、香港特区政府工作组紧密协调,协助特区政府先后将约200名香港同胞平安接回香港。

特区政府工作组多次表示,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和驻港公署在准确掌握香港同胞情况、提供急需药品、安抚乘客情绪、协调接返大巴、与日方沟通协商等方面做了大量实有成效的工作,为特区政府工作组实施接返打下了良好基础。没有中央政府和外交部的全力支持,接返行动不可能顺利完成。很多邮轮上的香港同胞对平安顺利回到香港感到很激动,对中央政府、香港特区政府、驻港公署、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所作的大量工作表示由衷感谢,以身为中国人感到自豪。

此前,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郑泳舜专程赴日支援邮轮上香港同胞接返工作。郑泳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盛赞驻港公署和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的大力支持和帮助,表示这次撤离行动体现了“一国两制”的真谛。(完)

在黑鹤看来,尽管叫漫画书,这其实这是一套桥梁书。“里面有很多文字书里面描写的细节没有展现,但是孩子看完了以后可能会强烈想去知道更多的细节的时候,也许他就会去读文字书。”

驻港公署表示,2月17日中午,谢锋应约会见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副局长区志光及入境事务处曾国卫处长一行。李家超代表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与谢锋就如何平安顺利接返邮轮上香港同胞进行紧急会商。应特区政府要求,经外交部批准,驻港公署决定立即派工作组赴日本,现场协助、配合特区政府和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为平安顺利接回邮轮上香港同胞提供支持和帮助。

但黑鹤却发现一个问题。无论他在作品中描述得多么细致而贴切,无边的呼伦贝尔草原和广袤的大兴安岭原始森林,以及生活在其中的人们的生活方式,对读者(大部分是孩子)来说仍然是遥远而神秘的。没有真正在北方荒野生活过的人,很难只通过文字去想象草原和森林发生的一切。漫画版的推出也就应运而生。

有着“自然之子”美誉的蒙古族作家黑鹤仿佛掌握着通往草原的密码,他笔下的茫茫白雪、草地、荒漠、崇山峻岭、原始森林、放牧、套马、狩猎等,总能给人以独特的美感。此次推出的漫画系列将黑鹤的文字作品转化为生动形象的漫画,用更直观形式呈现他笔下的多彩世界。

“黑鹤动物漫画”书封。主办方供图

该丛书由多位经验丰富的青年画家联袂创作,每一幅都是唯美大片,力求精准还原中国北方的荒野原貌。漫画的创作过程历经曲折,即使黑鹤老师提供了大量文字和照片的素材,绘者仍然被一些具体的问题困扰着。如蒙古包的布局是怎样的?牧羊犬的尾巴是直的还是卷的?狼攻击羊群时是单独还是结群?甚至细到蒙古袍的腰带颜色也要符合实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