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2月1日电 据黄冈纪委监委网站消息,1月31日晚,黄冈市纪委监委召开全市纪检监察系统视频会议,通报对4名领导干部免职处理情况,要求坚决以严肃的战时纪律向疫情防控工作不力的党员干部“开刀问斩”。

会议指出,当前黄冈市疫情防控工作中领导重视不够、措施落实不力、工作作风不实等问题在极少数地方和单位依然突出,必须坚持军令如山、铁腕执纪,督促各级党员干部转变作风,切实以铁的担当扛起疫情防控政治责任。

会议强调,全市纪检监察机关要清醒认识当前疫情防控工作严厉的追责问责形势,严格执行省纪委关于疫情防控追责问责五条措施,果断向违纪违法、失职失责者“开刀问斩”。要切实履行监督责任,坚持全员上阵、全域覆盖、全程跟踪,深入基层明察暗访,督促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保持战时状态、严肃战场纪律,联防联控、群防群控,狠抓“六个一律”落地落实,切实补齐基层防控工作短板和薄弱环节。要严格落实包保责任,及时掌握有关情况,帮助解决实际问题,强化督促督导实效。要坚决抓好纪检监察机关自身疫情防控,在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和省委、市委关于疫情防控工作部署中走在前、作表率。

但京东健康目前九成营收都来自线上零售药房,医疗服务业务仍处于起步阶段。一场疫情让线上问诊有了需求,医疗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却是其互联网化最大的桎梏。京东健康依靠母公司的流量和供应链,成为第一家盈利的互联网医疗公司,但未来能否独立运营,或仍需关联方京东集团输血养活?

据了解,黄冈市纪委监委通报,1月22日至1月31日,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累计出动3497人次开展监督检查,检查重点部位和场所6416处,共处理处分337人。

今年上半年,疫情进一步推动了国内医疗健康行业的数字化需求,京东健康在2020年上半年的线上问诊量是去年的近六倍,同期公司收入同比增长76%,但互联网医疗仍然有很多不确定性。

从其财务报告看,京东健康2020年上半年总收入为人民币88亿元。按2019年收入计,京东健康以年营收108亿元,跑赢阿里健康2020年财年(2019年4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的营收96亿元,平安好医生的50.65亿元,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医疗健康平台及最大的在线零售药房。

是京东健康还是京东大药房

并且,京东集团同时为京东健康的最大供应商和最大客户,在京东健康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的贸易应收账款中,京东集团贡献的比例为70%、49%、45%、43%。子公司与母公司错综复杂的财务管理也让人疑虑京东健康是否能独立运营?还是靠母公司输血养活?

虽然京东健康想要将7250万的零售药品用户转化为在线医疗服务的客户,但从财务上来看,医药电商才是增收和盈利的重点,药品销售创造的现金流和利润将为持续投入创造条件。

根据其招股书,京东健康的商业模式为线上零售药房和在线医疗健康平台,一边面向患者(to C)和药企(to B),另一侧连接医生(to D)医院(to H)实现医药联动的商业闭环。

目前所有互联网医疗平台标榜实力的一个数字就是入驻医生数量,京东健康给出的数字是截止2020年9月20日,与超过65,000名自有和外部合作医生达成合作。这个数字要高于阿里健康和平安好医生,但平安好医生签约外部医师全部来自三级甲等医院,拥有副主任医师以上职称。

京东健康前端的零售药房业务已经依靠京东自有电商平台和物流转了起来,但后半环的互联网医疗仍未打通,目前京东健康的本质是医药电商。再将京东健康的商品零售业务拆分来看。

2019年末,京东健康CEO辛利军提出:“互联网医疗正在进入互联网科技与医疗产业全面融合、一体发展的3.0时代。” 辛利军为京东健康规划的路线是建设医疗健康数字化基建,整合优质医疗资源,成立某一专病专科医院,向医疗深度迈进。

但医生职称和经验也无法保证互联网医疗的质量。医疗涉及5P:患者patient、医生physician、医院provider、药企pharmaceutical company、保险payer,当医学的复杂多变遇上了互联网所要求的速度和便捷,如何找到一个平衡点,目前没有一家互联网医疗公司能给出答案。

在过去四年和今年前六个月,京东健康药品销售产生的商品收入分别占商品总收入的21%、25%、27%、27%及29%。除了药品,京东健康还提供医疗器械以及耗材。业内人士表示,医疗器械的利润是药品的几何倍数,而药品中处方药要比非处方药利润又高得多。

专攻互联网医疗的平安好医生连续五年亏损,2015年到2019年累计亏损37.4亿。而其四大业务,按照其2019年年报,营收占比从高到低依次为健康商城(医药健康类商品)、消费型医疗(体检、医美、口腔等服务)、在线医疗(传统的挂号问诊等)、以及健康管理及互动。其中,排在第一位健康商城营收占比高达57.3%,而在线医疗已退居第三,仅16.94%。

在2018年国务院发文鼓励互联网+医疗之后,今年五月国家卫健委再度发文要求规范互联网医疗。卫健委远程医疗管理与培训中心主任卢清军曾向媒体公开表示,互联网医疗企业应该明确自身定位,是为互联网医院提供第三方运营服务,而不是医疗服务。

京东健康对母公司的重度依赖

京东健康不是第一家瞄准互联网大健康赛道的公司。前有2015年就在港借壳上市的阿里健康,后有平安好医生早早瞄准线上医疗业务。

互联网医疗的潜在风险

疫情成为互联网医疗的催化剂,使火了几年的概念有了真正的刚需。易观数据显示,疫情催化下,未来1到3年内,习惯在线上获得问诊、续方、开药等服务的患者将从不足10%增长到超过50%。但其招股书显示,过去三年京东健康约九成收入来自商品零售,一成来自服务,其中包含了向第三方收取的佣金、广告投放和在线医疗健康服务。也就是说在线医疗真正所创造的收入远不及10%。

京东健康医药零售业务的蓬勃发展,很大一部分是依靠了母公司平台在流量及供应链的优势。2017年-2019年京东健康管理费用率分别为1.93%,1.64%和1.15%,低于商业模式相似的阿里健康,存货周转天数逐年下降,主要原因就是京东健康的供应链管理优于其他可比公司。

报告期内,京东健康与京东集团技术和流量支持服务框架协议相关历史金额,分别约占京东健康经营费用的24.6%、25.4%、22.2%与23.3%;物流服务框架协议相关历史金额,分别约占京东健康经营费用的42.1%、39.5%、34.4%与32.5%。并且京东健康支付的物流和营销费用将逐年升高,物流费用的波动将会大幅影响京东健康未来的净利润。

但当看病没有了当面的望闻问切,或是视触叩听,名医还能妙手回春吗?